楚妍辗转反侧无法入眠,脑海里不自禁的回忆初中时候,那天爸妈加班到很晚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电闪雷鸣,雷声很响,雨很大,她被吓哭了,跑到哥哥房间。那时候觉得哥哥身子好暖,抱着很舒服,她总喜欢用小脸蹭他的x膛。

    那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男人yjIng的火热,只在生物书上看到过,学的时候面红耳赤,哪里见过真的,好奇的她把手伸到了下面,隔着睡衣握住了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时起,她知道了楚宸睡觉不喜欢穿内K。

    她钻到被窝里,感觉手中的粗大似乎跳动了几下,她的呼x1也跟着急促了几分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,闪电不时的划开黑夜,雷声传来,像爆炸一样在耳边响起,她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手中握着的yjIng似乎变大了,她好奇的一寸寸m0索它的结构,这是她第一次对异X身T的探索,其中的乐趣堪b她看蚂蚁搬家。

    可惜,玩了一会儿,她就被哥哥从被窝里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早点睡觉。”她还记得哥哥的声音很压抑。

    “噢!”她答应了一声,但是她淘气的很,闭眼睛半天也没有睡着,反倒是把楚宸先熬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哥?”她小声试探了一下,发现他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开始了她的探索大计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已经停了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怎么变小了呢?她闭着眼睛,好奇的m0着手里的yjIng,柔软的表皮好像很滑,她认真的一点点m0索,顺着根部又向下m0。

    这就是书上说的睾丸吧,她心里想着书上的内容,用细nEnG的小手握住卵袋把玩两个滑滑的r0U丸。

    这就是男人的身T啊,她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,好奇心终于得到了满足。

    “唔…”

    就在她暗暗窃喜时,哥哥突然将她抱住了,俩人的身T紧紧贴在一起,而手里握着的yjIng又膨胀了,怒挺着,吓得她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好玩吗?”楚宸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玩。”楚妍把脑袋探了出来,深x1了两口气,“怎么变得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至今还记得楚宸的气息——很粗,喘的气息让她耳根子都软了,亲吻她的脖颈,亲吻她的耳垂……

    “哥你不舒服吗?”现在想起这句话,楚妍都有种钻进地缝的冲动。